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缘

那一片片荷瓣轻落水面,去完成一个夏天的传说

 
 
 

日志

 
 

眷恋  

2009-11-08 11:31:17|  分类: 往事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坐一隅, 儿时的伙伴,花红柳绿的巾衫, 近乎绝迹的纺车 ,大叔大婶在歇晌的当头粗野的叫骂与嬉闹 时不时地闯进记忆的闸门!不知怎地,年龄越大,越来越多的是对以往的眷恋,想起以前,总是那样地心平气和,不知不觉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是静谧与喧嚣的对峙?是沉静与浮躁的较量? 那些曾在眼中土的掉渣儿的碎花布缝成的衣衫,今天看来却是一道淳朴的风景,在款款的时装包裹下的躯体里涌动的是对最原始的向往吗?

       住进单元房是曾经的梦想,现在梦想成真,却一心向往着乡下的房前屋后的青菜畦,夜晚的蛙声,日间的蝉鸣;幼年时常常因下雨时家门前的泥泞,而总想着何时能走在柏油马路上,现在却常常会回想起家乡的乡村土路的蜿蜒和大车压出的一道道车辙里的笑声片片。想起儿时,奶奶,大娘,大婶们在一起浆洗纱线,嘴里的话语早已不在记忆中留存,但是那一番忙碌景象却是一辈子忘不了的情怀。小孩子在纱线间穿梭,嬉笑,不时地被大娘、大婶一巴掌打在屁股上,一阵风似地跑走,在大人不注意间又溜回来,做着一阵阵的鬼脸,带着胜利者的一脸坏笑得意着,不曾想,有一巴掌落下来,逗引的所有的人一阵开怀........

       离开老家已经32年了,由于几个亲人的逐渐老去,近两年回家的次数多了, 却真正成了贺知章回乡: “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由于家门口的大路南移,多年不回家,竟然从自己家门前走过而不敢入,问了村人才进了家,不由得黯然神伤!

       没有得到的总是向往,羡慕。如今,农村依然向往着城市,而城里人被高楼圈的久了,被嘈杂闹得烦了,却又一直往农家院里奔。不同的是,农村人想的是永遠过城里人的生活,而城里人只是暫時的休闲、体验、真的要过日子,却未必!

         我的眷恋呢?何尝不是一种情感的需要,而真要回去生活,也是不可能。美好的记忆珍藏在心底,让自己的心灵有个永远的栖息地--------那就是永远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