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缘

那一片片荷瓣轻落水面,去完成一个夏天的传说

 
 
 

日志

 
 

冬天的行走第三站----苏州定园  

2012-12-29 09:43:11|  分类: 记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甪直镇出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又来到了刘伯温的私家园林--定园。进的大门,由导游一路带领,走进这私家园林的进深处,导游让我们仔细观察园子的形状------一支如意。跟着导游的脚步,我们一直向前走,在匆忙间尽量放慢自己的脚步,用心去领略这江南园林的美,假山怪石的安放,花草的种植,门厅的设计,亭台楼阁的勾连,到处透着闲适和安逸,山与水的遥相呼应,石与花草的动静,竹与门厅画廊的布置,每一处都是一幅山水画,每一处都是都是休闲的好去处,当人累了,站在窗下舒展一下腰骨,远处的绿树便调节了眼睛的疲劳,心情也为之一振吧?当心累了,走下亭台楼阁,到石板路上,到小溪边,置一壶茶,静品着香茗,耳闻墙角处风动翠竹送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打破宁静的心思,抬头处都是花说草笑,心情也许就轻松了许多;站起身来,在园子里再慢慢第地走两步,山石嶙峋,清泉淙淙,这是何等的享受啊!

       一路走着想着,对比着南北建筑的差别,江南人多会生活,一边挣钱一边享受生活,有生活的情趣;北方人多会给子孙积攒钱财,造屋盖房,一进进,一出出,都是屋叠屋,房连房,子孙后代若不兴旺,进了院子难免有一种压抑和恐怖感;而江南人一边挣钱一边生活着,随处都是安逸和闲适在,就算自己无后,留下这一座座园林也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奉献给社会和他人。

      临出发前,上网浏览下行程,定园的评价有好有差,不一而足,想来也是人的喜好不同罢了。一个园子在里面到处是清风邀花语,怪石现美景。我们沿塔影湖而行,这园子据说是后人在原址上重新建的,在这样的建筑里寻找古迹,那种厚重感明显的缺失了。这次的行走我多是对一些对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对联中可看出园子的主人的为人行事,看出主人的喜好和品位。其实,造园子有的是为了炫耀富有,有的是为了营造一种自己喜欢的氛围,这园子的主人也是同我们现代人一样的心理,如同今天,有的人为了炫富而招摇,暴发户的心态古时已有,至今不减。有的是为了玩味生活,品位人生。历史在前进,但是历史是多么地相似。走在园子里,想着刘伯温的身世和传奇,心中难免有一种戚戚然的感觉,人生前都是想基业永存,后人多福,留下子嗣和产业,让后人享用,可又有多少人能享得了这永世的后福呢?朝代更迭,历史风云潮涌,谁又能说得了自己的前身后世呢?

       因了人物而有历史,因了历史而又人物,所谓的时势造英雄,乱世出英才。今天我因了这定园的行程而去了解刘伯温的前世后身,真所谓:生前位达名相出谋划策建伟业,死后千古留名名扬天下赛诸葛。直可惜也是在抑郁中而疾,多少世间事,一生都是苦啊!

       一路走来,见得昭德井和西施井,是用来当镜子用的;见的半亭,记录的是由康熙帝赐给陈明智的一首御制诗,主要是表彰陈明智在当地兴建“普济堂”救济老弱病残的乡民的事迹;然后做船体验塔影湖的静美,倒是后面的园长们上了船一路嘻哈,可能是人上船一边人多一边人少的缘故,船娘把船摇的东倒西歪,一船人吓的大呼小叫,我趁机给她们拍下了她们的靓影。再后面就走进了节气长廊,最后走进了茶艺苑,里面朝奉着茶圣陆羽的坐像,看到陆羽,心中想到苏轼的一首小诗“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睛窗。”当时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老脑残的说法是一步步验证着其正确性。茶文化由于陆羽的茶经而兴盛,古时文人墨客不以酒入诗就拿茶说事儿,那叫一个高雅情趣,苏轼一句:"宁可三日无肉,不可一日无竹"的高雅境界与这诗酒茶的文化相应成趣构成古代文人的清高与雅趣吧?

       出的门来,还是遗憾多多,脚步太快,太快,于是又发起感慨,什么时候约三五好友,慢慢走一程,用心去体悟这世间的静美呢?(片片以后上,因为是借机上网,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