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缘

那一片片荷瓣轻落水面,去完成一个夏天的传说

 
 
 

日志

 
 

忆往昔,看大学的教授  

2012-07-24 19:01:2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捧读《读者》,汪曾祺的一篇《修髯飘飘》一文从各位教授的胡子谈起,貌似谈着各位教授的胡子轶事,其实,是在说着这各位教授的骨气和学识,有的是为了明志,就像闻一多的胡须是因抗战而蓄,抗战不胜利绝不剃须;有的是为了爱情而明志,像赵以炳,是为了让分居的爱人放心。有的是因了生活习惯的慵懒,像唐兰,一年只理两次发,头发长胡子也长,理发也剃须,一旦理发就像换了一个人,还有那冯友兰,修髯飘飘者,治学严谨,当属于哲学大师也。还有那吴宓,那胡子是刮的快长的也快,他的迷人处不在胡子而在于与林微因和梁思成之间的故事。看着这些教授的留胡子的故事的趣事,那种不言自明的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名人轶事也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而在这种满足之外,看到的更是这些教授的学识的丰富,内心的坚守,和做人做事的率性和自然。让人从心底里生出敬意。文中所述,戴修瓒先生因不满段祺瑞之所为,怒辞当时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职,到大学教书,这一行为足以让人肃然起敬,这样的人站在讲台上,自然而然是声如洪钟,语言掷地有声,加上那飘动的银白的胡须,那课堂之效果可想而知,是多少人的追随者呢!

     闻一多先生被特务杀害的事情几乎每一个上过学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诗人,一个学者,一个艺术家,他是天生的演讲家,他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放在一起讲,讲李贺诗,同时讲法国的点彩派,讲古代神话,就把伏羲女娲的石刻画像贴在黑板上,像闻一多先生这样讲课,又有哪一个学生不愿意听呢?所以,闻先生的课是各系学生坐的满满当当,整个课堂是鸦鹊无声。其实,闻一多先生的学识丰满,通古博今,他的课才能如此生动,他走向民主运动,最后遭到暗杀,其实,更是他人性的光辉使然,他的心口如一,汪曾祺的文中这样称赞:闻先生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无半点渣滓的,完整的、真实的浪漫主义者。他的人格是一首诗。

      冯友兰也是一个率性而为,精于治学的一个学者,从他拿一个云南人包孩子的襁褓包讲义的行为来说,这是一个不将就外观只注重内里修为的一个君子,凭其名字“友兰”二字来看,也是崇爱那梅兰松菊之人。那飘飞的须髯,那高度的近视镜子下面是一个追寻经世致用的一个学者的心。

      再说唐兰先生,教词选的方法别具一格,就是吟咏,吟咏完,嘴里夸着:好!真好!这词就算讲完了。学生也就懂了。看似不着一教字,然而就是这一有感情,陶醉的吟咏就把这词的好处全部彰显出来了。有些词,有些诗是不需要多讲的。

      读着,读着,不由得想起那鲁迅,想起那梅贻琦,想起很多很多的大学的教授的故事,也想起当今的大学教授,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成了人才复制的机器?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都没有了思想的自由?

       当然,也想起当今的我们,作为教师的我们,我们心中有多少内心的坚守?有多少知识沉淀?能够担当起我们教书育人的职责呢?

      又有多少的记忆能够让我们回首往昔时,能够莞尔一笑,心中一切释然呢?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